写在《生化奇兵 无限》的第十个年头

I miss you too, Elizabeth.

https://his2nd.life/zh-CN/posts/620ee2d1.html
Hollis

I miss you too, Elizabeth.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十年前的今天(其实是 3 月 26 日,虽然我写得啰啰嗦嗦导致过了零点,不过按美国时间来算,也还及时吧),《生化奇兵 无限》发售。

  我相信任何完整体验过这部作品的人,心中都有一个难以割舍的人物,制作人肯·列文口中的 Heroine——伊丽莎白。当时打完“海葬 2”DLC,流着泪听完了那首《玫瑰人生》,我在持续的忧郁中度过了三个星期,用“怅然若失”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直到我找到了游戏剧情逻辑上的瑕疵,说服自己她只是个游戏中的虚拟人物,我才逐渐释怀。那可能是我第一次为游戏角色如此动情。伊丽莎白就是这样一个令人难忘的角色。抛开剧情上对她的刻画,广大玩家对她难以割舍的一个原因是,她是一个非常智能的 NPC,Irrational Games 为了塑造这个可信的角色专门成立了“伊丽莎白小组”,为她打磨脚本,给她添加互动动作,也要避免她做出出戏的动作,还通过游戏机制让她成为玩家不可缺少的陪伴。在战斗过程中,她会为你收集弹药、医疗包,打开时空裂隙;在探索时,给你收集钱币、开锁,与你保持微妙的距离,不会挡你的路。她会对环境给出反馈,喜怒哀乐全都让你观察在眼中。除此之外,Courtnee Draper 的出色表演也是她魅力的来源。Courtnee 作为伊丽莎白献声的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 据说在 TGA 上获了奖。在其中一个版本的末尾,你能听到她在努力控制情绪,低声啜泣,甚至还有一处破了音。这说是她在唱歌时想起了前不久去世的亲人,是真情流露。这也是我喜欢本作的原因之一。在几十个流程的小时里,玩家见证了伊丽莎白从天真懵懂的姑娘到“海葬”DLC 独当一面的 Heroine 的蜕变,也很难不对她产生情感。她是贯穿了整个系列的重要人物,是哥伦比亚与极乐城的纽带。她预见了第一部的主角杰克对“小妹妹”的拯救,只是她,没有机会亲眼见证,就此成为了第一部的背景人物。《生化奇兵 无限》(第三部)以她的牺牲结束,《生化奇兵》(第一部)从她牺牲后开始,以此形成闭环。也因此在这个闭环中,玩家无力改变她的结局。这也是“海葬”DLC 的不足之处——玩家操控的伊丽莎白纵使有各种伎俩摆脱方丹的控制,可受剧情的限制,玩家就像失去能力的伊丽莎白一样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卸磨杀驴”。这是伊丽莎白的选择,她的目标达到了,像布克一样完成了自己的赎罪,可玩家也失去了她……那个 Heroine,再没机会去到美丽的塞纳河畔。不少玩家表示,如果早知道巴黎梦碎,他们的游戏存档将永远停留在哥伦比亚阳光明媚的沙滩上,不去打断伊丽莎白,这样她就会永远快乐地跳舞。

  Irrational Games 已经关闭,肯·列文不再制作《生化奇兵》系列,而是带领 Ghost Story 制作他们的新游戏 Judas。Cloud Chamber 接手《生化奇兵》系列续作的开发。我不知道,《生化奇兵》系列是否会迎来另一位让人如此难以割舍的角色,或者,制作组是否能体贴到埋一些安娜的彩蛋,给爱着伊丽莎白的玩家们一点儿平行宇宙中未遭此劫难的伊丽莎白的消息,在那个世界,安娜和布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没有康姆斯托克,也没有伊丽莎白。

2023/8/7 更新:

  半夜刷微博看疯猫老哥发 Troy Baker 和 Courtnee Draper 唱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 的视频,又没忍住发了条朋友圈。清晨被一声巨响惊醒,似乎是窗外的阳台下雨掉了什么东西,刮擦到了栏杆,我顺便把这条朋友圈删了。以下是正文。

  你这放得我又有点儿想伊丽莎白了。 ​ ​  20 年暑假,打通了《生化奇兵 无限》,也是在那个暑假,跟我同学在他家楼下报班儿学了会儿吉他,我同学他坚持下来了,弹得不错,我的吉他放在房间里吃灰三年了,弦儿都松了,只有在他来我家的时候,才会在他手里弹两下。如今,在我身上已经找不到一点儿弹吉他的痕迹了——本来就没学啥,现在更是忘光了。唯一留下的,就是一段弹唱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 的录音,就算是简单的扫弦,也弹得不怎么好,唱得也一般,可还是留下来了。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为了一个游戏里的虚构人物学着弹唱一首歌,并且至少算是成功了的。在游戏里,这个场景发生在小酒馆儿的地下室,布克弹着吉他,伊丽莎白唱着这首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给贫民小孩儿递去一个苹果。DLC 的 You Belong to Me 和《玫瑰人生》也是这部作品引用的经典歌曲,也让许多玩家更加怀念伊丽莎白。“I miss you, Booker.”,但布克就是玩家自己啊,我们也好想回她一句“We miss you too, Elizabeth.”。

  《生化奇兵 无限》可是第一款让我玩儿哭了的游戏,在我的博客上,已经有三篇写给它的文章了,最近的一篇(注:即本文。)写于今年游戏发售十周年之时。而在附带着那段录音的文章的结尾,我提到,也许以后我还会试着录一首 You Belong to Me,可是我早就把吉他放下了,我没法儿说“以后”是什么时候——上次(很久以前)我试着录一首歌,那是《辐射 4》的电台歌曲 The End of the World,失败了,简单的扫弦也总是弹错。不过,以后就是以后,有些事我相信我会做到的,虽然说起来没什么道理——因为我如果有决心有毅力的话原本也不会放弃——我还是觉得有一天我会学会弹吉他的,同样的,也有一天我会学会摄影的。


完。

  • 标题: 写在《生化奇兵 无限》的第十个年头
  • 作者: Hollis
  • 创建于 : 2023-03-27 00:45:10
  • 更新于 : 2023-08-07 18:36:19
  • 链接: https://his2nd.life/zh-CN/posts/620ee2d1.html
  • 版权声明: 本文章采用 CC BY-NC-SA 4.0 进行许可。
评论
此页目录
写在《生化奇兵 无限》的第十个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