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最后一天,终于把 Starfield 打通了

总时长 99 小时。Starfield 是我今年开始玩,并且通关的两款游戏之一。另一款是 Atomic Heart。

https://his2nd.life/zh-CN/posts/6a6f8902.html
Hollis

总时长 99 小时。Starfield 是我今年开始玩,并且通关的两款游戏之一。另一款是 Atomic Heart。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用 PC Game Pass 免费玩本体再掏钱买 DLC 还不如直接在 Steam 买高级版实惠,并且 Steam 版能够使用 SFSE ,方便打 mod,所以我最终在 Steam 预购了高级版。笔记本完全带不动,学校还限功率,用台式机一整就断电,所以玩得磕磕绊绊的,直到放假了才打完。

  整体来讲确实一般。星球探索没啥意思,还全靠跑腿,有喷气背包也快不了多少,尤其是后面做“彼方之力”任务,妥妥太空版“通马桶”,天天就是神殿和老逼登空间站来回跑,用指令加速赶路、传送,打 mod 跳过神殿小游戏,体验才上来。然而,就这还卡 bug 了,后期神器都集齐了老逼登也不给我继续发任务,导致我还差 4 个能力没有得到。除此之外,成就也有 3 个没及时解锁,不过通过读档和控制台指令解决了。对建设玩法不感兴趣,哨站我就只建了 1 座。太空战难操控得一批,人多的时候我都得切简单难度才能完成任务。NPC 傻傻的。人物表情等相比《辐射 4》进步很大,不过演出还是那样……屠城的时候播放的群众骚乱的背景音很假。有时候游戏并不给我想要的选项,只能顺着制作人给的选项走。说服改成了小游戏,刚开始玩玩还行,后来就没意思了。开锁也是,不再是 B 社游戏传统的开锁方法,变得更复杂了,开多了烦人。于是我用 mod 把这俩改简单了——必定成功。

  我觉得最有趣的内容也就是它的设定与与之相关的多周目玩法了,尽管这个设定其实也经不起推敲。当我看到星使的面罩变透明,竟是我死去的老婆莎拉时,我还是感到惊奇的。(尽管我此前被剧透过,但我忘了星使的形象会依据死去的那个人而定。)我知道一周目不可避免会死人,而且是从好感度第一和好感度第二里选一个;一周目的大部分内容也不会继承;可我还是决定在一周目就完成支线,也决定跟莎拉发展关系——我没有精力去玩多周目。在做完她的个人任务后,我们结婚了。我喜欢她的笑容和她撒娇的语气,原来前 UC 军人也这样有趣!我也习惯了每次飞船对接完成,她的那一句“Docking complete.”。所以,当“高昂的代价”产生时,我是想让莎拉活下来的。当时我已经决定要前往探查之眼,但星狩扼住了斯特劳的脖子,情况危急,我留在了陋室对抗星狩。其实,留在陋室是更理智的选择,因为星狩已经转移到了陋室,探查之眼暂时没有危险;而陋室则面临着更大的危机,况且还有两个孩子。我也不想让科拉失去爸爸,她会恨我的。所以在那样一种情况下,我最终留在了陋室。我只能跟我自己说,莎拉曾是个军人,她足够坚强。不知道在弥留之际她是否在呼唤我。我觉得玩游戏最好是让自己代入进去,根据故事和角色的心理做选择,而不是完全根据玩家利益和喜好选择。有些人开控制台,把巴雷特的好感刷高,让巴雷特“奉献”一下,但我没这么做。拿别人去顶替,我怎么干得出来……况且我很喜欢巴雷特——他风趣幽默,我和他对话也总选幽默的选项。如前文所说,当我看到星使——另一个莎拉时,当然是惊奇的。甚至有几次我会想,如果我留在一周目,她是否就会作为死去莎拉的补充,成为我的队友。我也感受出,她跟我的那个莎拉的不同——她似乎更冷漠,不过语气里也暗含着温柔。作为经历了数百次归一的星裔,她是否已不在乎平行宇宙中其他莎拉的死活?还是说,她认为,只要能够筛选出适合掌握神器的人,这些就无所谓?她真有尽全力阻止星狩吗?我能够接受这样的莎拉吗?这种剧情设定带来的熟悉又疏远的感觉,着实吸引着我。无可非议,我最终选择了与星使联手,与萨姆合力杀死了星狩,为莎拉报了仇。终于到了去往归一的时候,可我根本不想这么做。我怕我去到另一个宇宙,会慢慢忘记曾经的莎拉。如果我已与许多人产生了深刻的联系,对更广袤宇宙的探索,还那么重要吗?在新的宇宙再遇见这些人,我又该如何对待他们?所以,我最终返回了自己的宇宙。(不过为了解锁成就,我也尝试了去往归一,并且尝试跟新的莎拉诉说我的经历,看看她的反应。)另外不得不说,在归一中看见另一个宇宙的自己(她居然还有配音!我都没有!)引导着我,还是挺有趣的。“见到你真好。”你应该也是这样一步步走来的,也许,我们并没有多么不同。那另一个自己,就是“归一”本身——星使说过,归一会和我说话——但那不能代表她和我有多么不同。

  船长 Holly 的故事告一段落,期盼 DLC 与 bug 修复。(老逼登快给我找那 4 个神殿!)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我想我也应该说点儿什么,作为本文分类中“生活”的那部分。

  在我的手机里,有一个“重要长期计划”,我想今年我几乎完成了其中的两项:减重到 75 kg、治好腿。我现在接近 75 kg,希望寒假不会再涨,不过不太可能吧……今年过生日的时候,我剪去了留了近 4 年的长发,因为我答应减重到接近 75 kg 就剪头,而且宇哥下学期就当兵去了,他盼着这事儿呢。不要以为我喜欢(这么长的)长发,我只是不喜欢短发。我在巴彦的酒桌上跟老师说过,我留长发就是因为长发能遮大脸。但 4 年不剪确实太长了,很不方便。我之前仍然没有剪是因为我把它看作一种惩罚,在较劲——长发带来的所有不便与不理解都是我活该。如今我剪了长发,但我仍然要继续减重,因为肚子还是大,不是我想要的样子。在今年 2 月份,我下决心做了跟腱延长手术,现在走远路脚丫子已经不疼了。虽然光脚走路还是会疼得受不了,不过我已经满意了,也几乎没有治疗空间了。在“重要长期计划”中,夹在这两项中间的是“找一个女朋友”,这个继续作为重要长期计划了……我纠结过,我搞砸过两次,也说过“甭惦记了”,可在学校的时候,我还是总想起她——实际上是在想我自己,有没有惹她讨厌之类的,并幻想着弥补这两次的尴尬经历。我觉得我的自卑最终来源于肥胖,就像那天晚上在酒馆里喝醉了,又开始纠结“我是不是惹她讨厌了”这种问题,于是耍了迄今为止最大的酒疯——回寝室坐地下哭唧唧摔盆,然后写下了这篇文章。在巴彦的酒桌上,钟老师表示校园里的爱情是最纯真的,看来我无福享受了。我应该专注于提升、进步,以为将来创造机会,可我他妈的又很懒惰!本来制订了粗略的寒假计划,也并没有严格执行,倒是把平常没玩好的 Starfield 好一顿打。希望明年能变得更优秀吧。我几乎都只是说希望,因为我不觉得我能办成这些事情。不过,既然已经减到了近 75 kg,说明还是可以的,但要注意别反弹了。

  另外,今年去鸡西实习并和室友旅游去开原实习跟老师去巴彦做土壤普查以及跟公司在外地做外包的经历也都是此前未有过的,比较难忘。明年还会去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的太平洋国立大学、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远东联邦大学实习。

  今年不知是不是更愿意唠叨了,我又开始更新博客了。算上本篇和未公开的,我今年写了 22 篇文章,比去年多很多,我觉得还是不错的。不过仍然有太多坑要填,不说一些还没完成的未公开文章,《海伯利安》系列都一年多了我还没读完此外,我写了一些脚本为博客添加额外功能,比如根据 IP 地址决定读者是否能阅读特定文章(这个功能还没有实际应用,我觉得我不应该把别人拒之门外;而且作为纯前端实现,这个功能也很好破解。)、定制的 RSS 订阅生成器(需要验证 IP 地址的文章在 RSS 订阅里提醒读者去网页查看。)等。等我学摄影到一定程度,我打算拍一些照片来替换目前的首页背景,再更新一下个人头像。网站图标也应该重新做一个。

  希望明年能够完成更多目标,做更多有趣的事情。事实是,我更新这篇文章的现在,已经是“明年”的元旦了。


完。

  • 标题: 今年的最后一天,终于把 Starfield 打通了
  • 作者: Hollis
  • 创建于 : 2023-12-31 21:06:50
  • 更新于 : 2024-01-03 00:30:16
  • 链接: https://his2nd.life/zh-CN/posts/6a6f8902.html
  • 版权声明: 本文章采用 CC BY-NC-SA 4.0 进行许可。
评论
此页目录
今年的最后一天,终于把 Starfield 打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