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镜能否重圆?

“There’s always a lighthouse. There’s always a man, there’s always a city…”


最近在学吉他,就唱了一首 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用以纪念伊丽莎白(我每次想到她都会难过),唱得不好听,弹得也不好。这是在我弹唱了几十遍以来第一个错误较少的版本。


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我想了想,我为伊丽莎白而感到难过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 我 单 身
  2. 伊丽莎白作为一个同伴 NPC 具有较高的真实性。你可以在 GDC 的视频里了解到 Irrational Games 为了打造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但又不会打扰你到处捡垃圾」的同伴 NPC,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去完善伊丽莎白的各种细节。表情、动作等系统不必多说,裙摆的物理模拟这个难题也被攻破。他们为伊丽莎白制定了一系列「规则」,以避免各种奇怪的现象降低她的真实程度,比如站在敌人背后或河中央跟主角对话;
  3. 作为同伴 NPC 的她能在危急时刻及时给予玩家帮助。“Booker, catch!”这句话应该仍然萦绕在许多玩家的耳旁吧。主角在交战过程中死亡后,也是被伊丽莎白救活的;
  4. 伊丽莎白的脸部模特、动作捕捉演员、配音演员是不同的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配音演员 Courtnee Draper。游戏幕后视频中有一段在游戏制作人 Ken Levine 的指示、Courtnee Draper 的同意下,布克的配音演员 Troy Baker 为了帮助 Courtnee Draper 进入情绪状态而破口大骂的情形。Courtnee Draper 顺利地带着哭腔完成了那段配音。在海葬 2 中也是,在伊丽莎白满心思念的布克(在海葬 2 中是幻象,是伊丽莎白潜意识的投射)引导她前往易苏崇的实验室却转身消失不见时,这里的表演可真是精彩!你能感受到伊丽莎白的情绪、状态变化:从游离于审问的惊魂未定,到见到布克的安定,再到对自己目的的怀疑以及布克离去后的绝望。一边拍着地板一边沙哑又有些磕巴地呼喊布克的名字,谁能不心碎?
  5. 玩家有着两段关于伊丽莎白的经历,一段是在正作中扮演布克,将伊丽莎白从纪念碑岛解放,与她一同冒险;一段是在海葬 DLC 中以伊丽莎白的视角完成复仇并赎罪。尤其是失去能力后的伊丽莎白被方丹(亚特拉斯)拷打,并被尝试施以脑前额叶白质切除术的那个片段,在第一人称视角下让我感到生理上的不适。我那会儿因为残酷的审问手段而恐惧,又因为作为手无寸铁的伊丽莎白无法反抗而气得缺氧。到了结尾更是,作为玩家,我有多种方法可以置方丹于死地从而保护自己,但是却因为剧情限制而被活活敲死——我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完成前面潜行的部分,最后却无法保全伊丽莎白、保全自己?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打击将伊丽莎白的形象深深刻于我的脑中——毕竟太难以接受了;
  6. 伊丽莎白的命运过于悲惨。从小命运就被安排的她一直被锁在塔里长大成年。因为无法亲眼观察这个世界,她只能靠书籍增长眼界。在布克将她解放之前,她甚至不知道棉花糖是什么。那时的她是最天真的,保留着天性中的善良,向往着巴黎,身着白衣蓝裙,留着长发,是名副其实的伊丽「傻白」。在与布克的冒险中形成了与布克的羁绊,见识到了哥伦比亚城丑恶的一面,她成长了,也燃起了对康姆斯托克的怒火。等到海葬 1 中,她已被复仇的念头占据了内心,后因为莎莉而醒悟。于是在海葬 2 中,她不顾卢特斯二人的劝告,即使化为凡身也要赎罪。一句“Booker, I miss you”表明,她虽然已日渐坚强,内心却还住着当初的那个伊丽「傻白」。在杰克乘坐的飞机的闪回中,有那么一瞬,重圆的破镜中映照出来的也正是当初的那个白衣蓝裙的女孩。而作为连接起《生化奇兵》与《生化奇兵:无限》,成长于哥伦比亚城却陨落于销魂城,通过那缺失的小指见证了一切的她——最后一个伊丽莎白,带着世间一切的真相,就这么化为乌有,未免也太残忍了。如果早就知道去不成巴黎,我也不想打断你在沙滩上的舞蹈。

对的,这游戏后劲儿可太大了。当初玩的时候其实感受有限,后来我越是回忆、咀嚼在哥伦比亚城和销魂城的经历,试图从一个更高的视角来看待伊丽莎白的命运,也就越为之感动和难过。
当然,(也许)现在好受多了。我终究会接受她只是一个电子游戏中虚构的人物的事实,因为我发现:《生化奇兵:无限》的剧情或者说穿越理论根本经不起推敲,我们无法找到一个完美的、不牵强的理论去解释《生化奇兵:无限》中由时空穿越桥段带来的一系列疑问。这些疑问,连游戏制作人 Ken Levine 也无法解释清楚。我可以提一点。

本作中的各条时间线是「同步的」还是「异步的」?换个说法,我们把各条时间线用一个轴来衡量,当其中一条时间线中的伊丽莎白成长为 19 岁时,另一条时间线中的伊丽莎白有没有可能才两个月大?

如果是「同步的」,所有的伊丽莎白都是 19 岁的话,那么主线剧情中的老年伊丽莎白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才对。因为伊丽莎白在 19 岁时溺死了主线剧情中的布克,导致各条时间线中的伊丽莎白的消失,只留下没有去过洗礼之地的布克与没有成为伊丽莎白的安娜。

如果是「异步的」,那么在无限多条时间线中,每时每刻都会有一个伊丽莎白去溺死布克,每时每刻也都会导致所有伊丽莎白的消失,这样一来,伊丽莎白(包括溺死布克的那个)也不应该存在才对。

当然也有牵强的解释,比如各条时间线是「异步的」,溺死布克只会导致在场的伊丽莎白消失,而海葬 DLC 中玩家扮演的伊丽莎白并不是正作中陪伴玩家的伊丽莎白。不过这样解释就失去了意义,洗礼之地和海葬 DLC 中的伊丽莎白可以是任何一个伊丽莎白,而不只是陪伴玩家的那个存在于玩家经历的时间线中的伊丽莎白。玩家与伊丽莎白之间的情感羁绊也就不那么强烈了。

回到主题,我们再聊聊这首歌吧。Will the Circle Be Unbroken 并不是《生化奇兵:无限》的原创歌曲,它是一首著名的基督教圣歌,在本作中被翻唱并大量运用。这首歌在本作中存在数个版本,比如教徒合唱的版本,比如伊丽莎白在酒馆地下室演唱的版本,比如曾在 TGA 上获奖的版本。我最喜欢的当然是最后那个了。该版本由布克的配音演员 Troy Baker 弹奏,由伊丽莎白的配音演员 Courtnee Draper 演唱。歌曲末尾的略带抽泣的嗓音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 Courtnee Draper 在演唱过程中被歌词打动,想起了最近去世的祖父,真情流露所致。也许正是这略带抽泣却很自然的嗓音将这首歌带到了 TGA 的颁奖台上。
不过呢,我有个坏毛病,就是弹唱的节奏会不自主地变快,导致这首歌听起来就没那个味道了……
好了,我似乎想不出什么可以说的了,也许以后我还会试着录一首 You Belong to Me 吧……


完。

打赏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s © 2020 Hollis
  • 访问人数: | 浏览次数: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