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探险系列第三期——哈尔滨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旧址
Hollis

“阴间人就要去阴间地方。”——“海森堡”


  一直在关注的城市探险微信公众号最近发了一篇文章,文章中的图片显示的是一栋废弃的学生宿舍,它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在他们的 QQ 群潜水,他们时不时会召集一些人参加各种城探活动,我因为“社恐”从来就没跟他们一起去过。我想自己去,然而群里还有规定,不许泄露地点,我就只能根据他们上传的图片寻找蛛丝马迹。大部分的地点都十分难找到,偶尔才有走运的时候,比如 《城市探险系列第一期——哈尔滨废弃娱乐场所 》 这篇文章提到的地点就是我根据背景中大桥的特殊结构定位到的。这次的线索中,2013 年的《生活报》将地点范围缩小到哈尔滨市区,至少很大概率是市区,而宿舍顶层的那个脱落的铁路标志让我把“学校”与“铁路”两个关键词联系到一起,在脑中迅速筛选到了可能的选项——哈尔滨铁道职业技术学院!上网一查,这个学院在 2015 年搬入新校区,原来的校区是在南岗区,于是速速去地图查找,果然在南岗区找到了它的旧址,将建筑在街景中比对,bingo,就是这里没错!

  更幸运的是,从街景图片和微信公众号图片来看,学院周围有很方便的入口可以进入,而且不像是有人看管的样子。我联系了“海森堡”(看过《绝命毒师》的都知道),“海森堡”又叫上了他的几个好友,就这么一起冲着学院出发了。

  疫情在家一个个都憋傻了,抓住机会跑出来却低估了大东北气温的威力。好在这些才子找到了生火的材料,俺们才不至于被冻成马迭尔冰棍。好不容易暖和些了,我又跑出去得瑟了,于是为了方便操作照相机而放弃戴手套的我再一次回想起了被“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能屈伸”的感觉支配的恐惧。结果就是,我只能草草转几圈,拍几张照片就作罢。这些照片里,也就能挑出来这几张还算相对有点意思吧,只是拍得太糟糕了,而且有些是用手机拍的,因为我已经冷到拿不了照相机了。有一些以包围曝光的方式拍摄的照片,合成出来的高动态范围照片更是入不了眼,所以干脆就选了曝光稍微好一些的那张。这些照片几乎都是没有修过的,我也不打算修了,也许等下次天气暖和了,我的摄影知识又有了补充的时候,能再来这里探索更大的区域吧。今天有这么些哥们儿陪伴,已经不虚此行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这次探险以一泡尿结束。据说,尿液在火焰上蒸发的时候,是“日照香炉生紫烟”似的轻盈,却又有“气蒸云梦泽”般的朦胧。层层的楼板中间,团团地萦绕着些白雾,这些白雾的液滴,有袅娜地散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而这一屋子人呢,就如刚出浴的美人。只是当时,我不在现场,无福享受这绝美的奇观。

  最后,我还是想引用“海森堡”的一段话,以结束本文。

“经历过战争也好,守护过天真也罢,房子一直是房子。仍然会有人不以为意,企图用污浊掩埋它;也会有人对它不断探索,将它作为喧嚣中的光亮、浮世绘中的点睛。尘土会埋藏过往,但掩盖不了生来不安分的心。”

——“海森堡”


  实际上,本文并没有结束……

  我其实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再次光顾这里。大年初一,天气格外地好,一点也不像除夕那天凌晨笼罩着雾霾的样子,而且,一点儿也不冷!这应该是这几天里唯一的气温能够上升至零上的一天了,于是,我们几个在商量之下再次赶往这里,而我也有幸能够更仔细地瞧一瞧这里的废弃建筑。这次我们集体爬上了教学楼的顶层。沐浴在夕阳下的哈尔滨,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一览无余,而我们,则在这里“与世无争”。我曾短暂地站在天台的围墙上俯视着下面的风景,仅仅有大概三秒钟吧,我就撑不住了,赶紧跳了回来。我明明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站得足够稳,是不会掉下去的,可是我仍然无法抛去“我随时可能发生意外,脚一滑,或者身体前倾,掉下去,尽管这种可能性比较小(或者说,我觉得它比较小?)”这种杂念。算了算了,保命要紧!还得回来写博客呢,是吧?

  以下是这次拍摄的照片,其中有一些来自“海森堡”。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