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我又来了

请注意文章的时效性。
本文最后更新时间:2021-11-22 23:28,晚上

这次有幸体验到了滑道,就是……


  这周末,我随着舅舅和他的那些同事再次拜访了亚布力。

  以下是我那天晚上喝醉后的“创作”,略有修改,挺傻的,但还是展示出来比较好玩。

  “半夜,在亚布力的空旷别墅群,几个人结伴而行的感觉真奇妙,我甚至还有因为醉酒而不清醒的头脑以及已经耗尽耐久的左脚的陪伴。

  “天空中,是层层的大脑表面沟壑般的云絮,就好像某个噩梦中天空盒的程序纹理,而月亮上层的那一抹弯弯的云絮,和近似的满月一同组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独眼妖怪的眼,仿佛在监视我们几个人的一举一动;左侧,是点点的“土著”昆虫说着我们听不懂的神秘语言,似乎在抱怨我们这些“侵略者”;右侧,在别墅群的漆黑阴影之外,则是潺潺流水并不在意我们的到访,一如既往地流着,让我不禁想象出数个阴森的大型排水管和下水道,不住地低语着;远处,某个空洞的别墅的方向上,传来隐约的狗叫声,但那些狗真地存在于此吗?至于我的那几个“舅舅”,我只能瞥见他们花白的肚皮和某个人扔在地上未燃尽的香烟的点点光亮——某个人一生的经历在香烟中断断续续地播放;他们的脸,在昏暗的月光下,由真随机生成的乱码和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组成;他们以量子加密通讯的方式共同诉说着那个我不了解的时代……或许,等到早上,我会发现这不过是一场怪异的梦;或者,根本没有那几个“舅舅”,只有我自己,喝醉后在不大不小的路上闲逛。

  “算了,没那么夸张,其实就是喝高了在自嗨。我只求今晚睡觉,蚊子能放过我。”

  上次来亚布力的时候,山上的滑道因为近几天下雨没有开放。这次,在晴朗的天气下,我终于尝试了滑道。然而……我滑下去没多久,就因为拐弯时速度过快,倾角过大,人翻了出去留在原地,车自己跑了下去……我也没有办法啊,就只能爬回山顶再坐一个车。至于我那个空车,被在我前面因为刹车失灵和女儿一起摔下来的“舅妈”利用了。

  本来也没打算写太多,不过我又录了一段缆车视频,可以看看,照片就拉倒吧。



  完。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