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寒假,我都看(玩)了些什么
Hollis

又被疫情锁在家里了……


警告: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上次提到过,有时候懒得写博客,有时候又真想说点什么。

  那干脆我就攒一起写吧!

《泰坦尼克号》,1 月 15 日

  我想表达的,都写在了 这里

《水形物语》,1 月 24 日

image

  实不相瞒,我看这片子主要是因为裸露内容多,哈哈哈!什么凯迪拉克大车灯 blabla……

  除此之外,影片中大量的上世纪 60 年代美国元素的运用也很让我痴迷。

  啊,水鸭青的跑车……

  有人说女主角的演员莎莉·霍金斯不好看,我可不这么觉得。既然被剥夺了声音,那么表情和动作就会丰富起来,这也是我喜欢女主角的原因之一。她一脸淡定地(反正傻屄老板也看不懂)对着老板打出“fuck you”的手语时,我还跟着学了,哈哈哈。

  之前提到裸露镜头,我再提一点有趣的事实:女主角和鱼人第一次云雨之前脱衣服的镜头,国内上映时没剪,给她拿视效做了套连衣裙,把臀部遮上了。哈哈哈,片方费心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爱乐之城》,1 月 25 日

image

  我很喜欢本片的氛围和帧与帧间流露出的——引用上古网络流行词语——“淡淡的忧伤”(对,我不再想用直角引号了)。五年过去,物是人非,但那首 Mia & Sebastian’s Theme 和那首 City of Stars 却不曾改变。(我越来越看不惯引用外文作品名还加书名号的行为了,网站编辑们改改吧,这样不对。)但是片中有几段人物对白是通过歌唱的形式表现出的,让我觉得有点尴尬,整得跟迪士尼电影似的……不过呢,开头那“集体舞”的场面调度也真是惊到我了。

《大佛普拉斯》,1 月 26 日

image

  “虽然高委员的戏份不多

  “但是他奋斗的过程

  “值得我们来介绍

  “他十几年前

  “从一个街头运动者

  “一路爬上国会议员

  “在他五连霸时

  “副议长送他一个高级的红木桌

  “但自从瓦乐莉来了之后

  “高委员的红木桌

  “就突然多了一片木板

  “主要是方便瓦乐莉办公

  “当别人在桌上用滑鼠办公时

  “瓦乐莉都是躲在桌下

  “操作着高委员的欢乐棍”

  “现在听到的

  “带点美国西部牛仔气味的音乐

  “是配乐林生祥

  “专门为我们启文董仔所作的主题歌

  “歌名就叫和董仔去冲海浪

  “他说车这样一直开

  “在隧道里面一闪一闪

  “这种感觉

  “就像启文董仔

  “要带观众朋友

  “去海边冲海浪

  “但启文董仔没打算要去海边

  “因为他要冲的

  “是 Gucci 青春的肉体

  “海浪就麻烦观众朋友

  “找时间和朋友去冲

  “但是要注意安全”

  我买了菜浦同款“预约人间净土”T 恤衫,虽然其实严格来说不算是同款,因为影片里那件是定制的,上面印的荷花图片在网上应该是找不到一模一样的。

  菜浦那么老实的一个人,在底层翻不了身,唯一的朋友肚财去世了,还被家里人坑钱。

《再次出发》,1 月 28 日

image

  听 Lost Stars 将近六年了吧,终于完整地看了一回电影。

  我很高兴直到影片结尾,男主角和女主角也没有接吻或是上床。这个反套路我很喜欢,不然就太俗了,处理不好的话甚至有点狗血。两人只是合作的关系,但你要说互相吸引,也不见得没有。都克制住了,没再发展,这是更理性的。

  但有两点我想吐槽。一是片名,不知道是谁翻译的,“再次出发”就很好了,加个“之纽约遇见你”是要干嘛……整得跟国产都市爱情狗血电视剧似的。二是原声带中的歌曲实际上并不包含影片拍摄时的环境音效,是在录音棚录制的,这个跟影片的主题之一不契合。

《火星救援》,1 月 30 日

image

  科幻片,我喜欢!

  这救援看起来真的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不知道他们都背负着怎样的压力,要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营救他,容错率一定是非常小的。这需要提前制定计划,做精密的计算和大量的试验。而他们竟然在迫在眉睫的形势下真地创造了奇迹。我能说什么呢?科学伟大?人性伟大?当然,这也是艺术加工的效果。在全球数亿人的关注下执行救援任务,如果失败了,损失的将(不止)是执行此次火星任务的全部宇航员,那对 NASA 和其他人是怎样的打击?且不说火星风暴这个漏洞,如果这事真地发生了,我们能否救下他?我并不是想否认人类的能力、成就与理智并严谨的思维,我只是……仍然惧怕着自然的力量并且对“人定胜天”的看法不是那么地肯定。

  或许是因为理科学得不好吧,哈哈哈!

  我也很佩服那位宇航员的心理素质。大多数人遇见这种情况,肯定崩溃了吧。他还能坚持好几百天。当然,这是在他和地球及时取得了联系的情况下,如果运气不好,一直无法和地球取得联系……

  如果是现实,情况只会更加严峻吧……

  当然,火星上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风暴,哈哈哈!

  另外,片中的中国元素有点寒酸了……

《彗星来的那一夜》,1 月 31 日

image

  又一部科幻片,分挺高,但是看得我挺蛋疼。

  大部分都是一帮人在叨逼叨,吵架,镜头还晃,容易分不清那几个男人。然后越是出事,越作死,非要到处走,还分着走。其实怎么个套路,在影片前半部分就已经能猜到了,我甚至在看简介的时候就猜到另一户(其实不只一户)人家是谁了。感觉很乱,也是因为并没有提前准备好的台词吧,很多内容靠即兴发挥,演员也被蒙在鼓里,对于即将到来的停电并不知情。有些《恐怖游轮》的味道,不过《恐怖游轮》虽然复杂,但不会有这种啥都乱的感觉。毕竟这一部是小成本电影,摄像机啥的都是手持的,好像一共也就拍了五天。

  为啥彗星能串起来不同的时空啊……谁家的彗星这么牛逼……

  不过影片里有一点说得真对,也许他们就是他们自己最黑暗的版本。我也同意豆瓣网友提的一点:为什么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大家都是互相杀戮,就不能一起组个团好好地吃一顿海底捞涮肥羊?

  大概,是真地“人之初,性本恶”吧……

《天使爱美丽》,2 月 1 日

image

  这片儿明明这么好看,怎么就配个鬼片儿似的阴间海报!

  不要被海报劝退,去看吧,这电影还挺幽默的。哔哩哔哩 可以免费观看,不过里面少量的裸露镜头肯定会被处理。

《赛博朋克 2077》,2 月 3 日

GOG.com 上的 《赛博朋克 2077》

  可算打完了,GOG Galaxy 记录的游戏时间是 90 小时。我已经不想碰 RPG 了,不看攻略怕选错对话选项,看攻略又会被剧透。

  50 级黑客流全身橙装,走的隐藏分支单刷荒坂塔,“节制”结局,跟 95 版《攻壳机动队》的结局比较像。

  等级压制在这儿摆着呢,普通难度下拿“守望”狙击步枪穿墙爆头,一枪带走一个荒坂小崽子,而且枪枪暴击,还可以用“系统重置”瞪眼杀人,其实挺简单的,带的高暴击伤害武士刀“觉”也没怎么用。但仍然要小心,遇上某个开了挂的杂兵还是会被秒杀,幸好我手快,及时读档了。

  结尾竹村在电话里骂我,这也没办法,但其实我挺喜欢他的。

  不过我最喜欢的(开玩笑)是野人王和边境检查站,这俩让我没少刷级!背包里还有一百来张油画呢。在夜之城,超级跳、物品复制、花手升天、滑铲落地、黑拳作弊等是基本技能。通过花手升天和超级跳,我们可以越过边境检查站来到地图边界。还有进阶的招式甚至可以让玩家越过大峡谷,这个招式可能需要指头哥卖的义体,我因为揍过他(他妈的网上谣传揍他涨朱迪好感度),所以买不了。

  游戏还包含许多致敬其他赛博朋克题材作品的彩蛋,比如墓地里的“罗伊·巴蒂”(《银翼杀手》中的在逃复制人)和“席德·米德”(《银翼杀手》系列艺术概念设计师),比如瑞弗的系列任务中警察局里的芯片提到过的电子羊和独角兽(来自《银翼杀手》及其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另提一句,我之前用的昵称“仿生人会涮电子羊吗”也来自这里)等等。非赛博朋克题材作品的彩蛋有公司出身 V 的抽屉里的复古游戏杂志,封面是《巫师 3:狂猎》的希里,有德拉曼的系列任务中遇到的《传送门》的 GLaDOS,有芯片《陶森特的吸血鬼》,有致敬《半条命》系列和《巫师》系列的海报等等……

  说回赛博朋克。我体验过许多或主流或冷门的赛博朋克作品,有些是书,有些是电影,有些是电视动画,有些是漫画,有些是游戏,但可别指望我对“赛博朋克”这个词有什么高层次的理解。我只是觉得,这游戏里的许多任务,比如市长候选人的系列任务(最后会出现一个“蓝眼睛先生”)、利琪•薇兹(英语配音演员是格莱姆斯,加拿大歌手,埃隆•马斯克现任妻子)的系列任务、德拉曼的系列任务、自动贩售机布兰登的系列任务、约书亚的系列任务和瑞弗的系列任务以及“节制”结局和“恶魔”结局等都挺有“赛博味儿”的。《赛博朋克 2077》是根据 TRPG《赛博朋克 2020》的背景开发的。但其实,义体改造、巨型企业、Relic 芯片、性偶芯片、超梦、网络接入仓、ICE、流窜 AI、巫毒帮等等这些东西在上世纪威廉•吉布森的“蔓城三部曲”(包含《神经漫游者》《零伯爵》《重启蒙娜丽莎》)以及短篇小说合集《全息玫瑰碎片》(《整垮铬萝米》)中就有影子。而我的 V,原本是想打造成女版的弘•主角(《雪崩》主角)的,走黑客流和刀剑流,只不过最后关卡里为了猥琐发育才一路用大狙。不得不说,亚当•“众”锤可真是块儿被人锤的铁。

  Bug 呢,也确实比较多,特别严重的倒是没遇到过。可以看出是匆忙赶工的作品,砍了好多的功能和系统,希望 DLC 能多少加回来一些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苍穹浩瀚》第五季,2 月 4 日

image

  亚历克斯挂得不明不白的,说是中风,就这么拉倒了。我寻思就算是为了给桃子让位也不至于挂得这么匆忙吧?原著可不带这么写的!与之作对比的是奈奥米历经千辛万苦在艰难的条件下存活了下来。都是有主角光环的人,怎么你亚历克斯的是忘续费了?被迫降级成龙套炮灰?

  后来上豆瓣一看,好家伙,亚历克斯的演员在第五季拍完后被爆出性侵丑闻,这样的话,第六季也就不会带他玩儿了,领便当的镜头是尼玛拿之前拍好的镜头加特效改出来的。咱得管好自己的脑子、嘴、手和屌。

《平原上的夏洛克》,2 月 6 日

image

  片子挺平淡的,但也挺幽默。

  澡堂子场景,有位大哥站起来的时候,水位自动升高了哈哈哈,是特效。

《怪奇物语》第一季,2 月 10 日

image

  上世纪 80 年代的美国元素确实挺吸引我的,但是剧情和设定什么的,感觉并没有出色的地方。豆瓣上说人物智商常年在线我也不赞同,有时候他们的确会忽略手头的资源,输出只靠吼。那仨主角明明连怪物都敢去收拾,面对小混混却还那么怂。靠有超能力的那个女孩去摆平?Come on, buddy! 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削他就完事了。

《控制》,2 月 16 日

  Remedy Entertainment 在《量子破碎》之后的又一部作品,新怪谈题材,前前后后让我打了 40 个小时。

  熟悉 SCP 基金会的朋友们对于这款游戏也许会有独特的体验。无论是文档中的涂抹还是对异化物的收容,都与 SCP 基金会很像。而联邦控制局的总部——太古屋本身,也充满了神秘感。太古屋是一栋可自由位移的建筑,结构也在不断变换,内部的空间无边无际,其粗野主义的建筑风格也无时无刻不在渗透着神秘、沉重与压抑的感觉。可以说太古屋是这游戏最吸引我的元素了。棱角分明的混凝土与大理石、蕴藏着无穷力量的巨大沉默物体、依靠前任局长的能量给太古屋供电的发电设施、连接着其他维度的卫生间、复古的电子设备、自然的光照、玻璃中清晰的镜像、纵向延展的关卡、进入新区域时砸在屏幕上的黑体字、净化控制点时太古屋墙壁的移动、闪避时破碎结构的碰撞……都令我陶醉于其中。

  在本作中,Remedy Entertainment 也使出了它的“看家本领”——挖坑。委员会为何要控制太古屋与联邦控制局?北极星(海德伦)为何要帮助杰西?阿提从哪里来,达林又到哪里去?杰西和迪伦其实是同一个人吗?“Max Payne”对应的“Pain”、“Alan Wake”对应的“Wake”、“Jack Joyce”对应的“Choice”都不难理解,那么“Jesse Faden”对应的“Fade in”或“Fading”又有什么含义呢?谁知道呢……也许,艾伦·韦克知道!作为 Remedy 共享宇宙(RCU)的一部分,《控制》与《心灵杀手》存在着大量联动。在《控制》的第二个扩展包——《异世界事件》中,杰西探索被封锁的调查部的行动正如艾伦·韦克手稿中写的那样。脑洞开大点,也许联邦控制局、委员会等《控制》中的方方面面都是艾伦·韦克的创作。当然了,不是说这些东西的“诞生”要归功于艾伦·韦克。其实,相对于“艾伦·韦克运用巨斧湖的力量改变了现实”这一说法,我有自己的理解,就是“巨斧湖的力量使得艾伦·韦克的创作都是在描绘现实”。从托马斯·赞恩的视角看,他“创造”了艾伦·韦克,从艾伦·韦克的视角看,他“创造”了托马斯·赞恩,而总览“时间轴”,则颇有些宿命论的含义——他们两个其实都在同一条轴上,不是说谁因为谁而“诞生”,自然也就无所谓谁“创造”了谁。所以,联邦控制局、委员会等与艾伦·韦克的关系也是这样。当然,这只是我愿意相信的理论,可能有明显的错误。回到《控制》与 RCU,(目前)不包含在 RCU 中的《马克思·佩恩》与《量子破碎》在《控制》中也有模糊的提及。也许,我能期盼到《量子破碎》推出续作并归入 RCU 的那一天吧……这个还得看微软,微软目前是没计划推出续作。顺便说一句,《控制》中杰西的饰演者在《量子破碎》中饰演贝丝,达林的饰演者则在《心灵杀手》和《异世界事件》中为艾伦·韦克配音。

  战斗方面,杰西的各种超能力用起来很是带劲儿,但是敌人也不容小觑。很多人批评《量子破碎》的战斗过于简单(然而我这个手残玩家觉得刚刚好),于是 Remedy Entertainment 在本作中采用了“敌人随时刷新”的机制。刷就刷吧,但是做任务跑路的时候刷一堆小怪贴脸输出也太烦了,我可没少死。这也导致有时候会出现为了做警报任务特地搁置主线任务,在复杂的地图中跑到警报任务触发点,结果被小怪集体带走,任务失败,白跑一趟,或者在 Boss 战前被跑路时刷的小怪耗空血条的窘境。我玩《心灵杀手》,被小怪围殴致死。我玩《量子破碎》,因为 Boss 战的光污染看不清环境,被 Boss 击杀。我玩《控制》,两样全占——平常就各种被小怪围殴,打 Boss 先被小怪欺负,复活后好不容易清了小怪,到了 Boss,又被光污染干扰了……于是又去世了!体验真是一言难尽……这里面最烦的就是那个隐形怪,每次被它嗷一嗓子,满血的情况下,血条剩五分之一,如果不是满血,当场就驾鹤西去……得先支盾,后砸,或者拿盾怼它也行。

  游戏里还有一些隐藏的任务、地点或彩蛋。如果你看到一幅画,画的是墙上的窗户或洞,带有“通道”的意味,就用近战技能把挂画的墙破开,里面是隐藏地点。第一个扩展包——《地基》里面的《肖申克的救赎》的彩蛋也是以这种形式呈现的。其实《肖申克的救赎》在游戏中被多次致敬。隐藏任务的话,比较重要的就是熔炉烧电视机那个,做完了给武器模块,只有握把形态能用,打中怪就不耗子弹,挺特殊的,分解了就没有了。《地基》里面集齐了招财猫可以领到猫耳朵头饰。这些在网上都有攻略,我也是参考攻略做的。

  另外,游戏的本地化方面还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错别字、翻译不当、名称不统一、排版不当、样式错误、字幕不同步,也许还有缺字和重字的问题,记不清了。不过嘛,反正大家本来也都看不大懂,哈哈!

  其实大部分人还是不喜欢这款游戏,所以我建议想试一试的人先看视频云一下,能接受再买。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伦敦生活》系列,2 月 25 日

image

  整个第一季的高潮在最后一集。

  女主角还挺能作的,作得也挺牛逼,不过她今天这个样子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她作出来的。这个剧很有意思的一点在于,它是菲比·沃勒-布里奇自编自演的,在很多镜头中,女主角直接向观众解释剧情和背景,这些剧情和背景从源头上来说都是编剧设定的,然而菲比在讲这些台词的时候用的又是女主角的身份和口吻,而且她每次就这样直接看向镜头的时候,表情都也很生动,像是在以女主角和编剧的双重身份给观众制造笑料,比如她每次打赌都能灵验,因为她是编剧啊,她找不到姐姐的时候,又把手伸进裤裆里,观众以为她又要寻欢作乐,结果她瞟了一眼镜头,像是在以编剧的身份戏弄和嘲笑观众,然后只是拿出来手机,给姐姐打电话。这剧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出女主角的名字,也许是因为“Fleabag”这个词已经足够代表女主角了吧。她的前男友,每次跟她分手时,都会先给她打扫屋子,然后故意留下几样东西以便以后复合,她就把他当工具人了,每次屋子该打扫了,就提出分手,结果前男友最后和她真分了,不再回来。她的炮友,可能是个深柜,就喜欢爆她菊花,摸她的飞机场,结果有一天认真地对她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人,女主角刚开始以为他喜欢的是她,高兴得有些不知所措,结果发现他指的是别人,于是女主角又孤单一人了……追女主角的那个板儿牙哥是最搞笑的,女主角偷他钱的时候一慌张,钱掉了,他还以为那钱是女主角的,捡起来递给她,后来还有一次,女主角讲了个黄段子,这二傻子也没听懂,女主角就不和他交往了。

  这是部丧剧,但它带给我的丧可能并没有欢乐多。我得承认,作这方面,还是女主角更厉害啊。

image

  2 月 24 日凌晨,我把第二季也看完了。

  第二季里面,女主角看向镜头的次数更多了,由此也有了更多的表达。第二集里,心理医生说她没有朋友(这也是她先前自己说的),她否认了,看向镜头,做了个搞怪的表情,说她有朋友,而且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很有意思,如果以往常的视角,从她编剧和女主角的双重身份来看,可以理解为她对观众的肯定与感谢。但在这里,以不打破第四面墙的剧中视角,忽略掉她编剧的身份,只从她女主角的身份来看,我们也会相应地失去观众的身份,而只作为她的 Imaginary Friends。女主角常常对着实际上不存在的 Imaginary Friends 说话,这就足以看出她其实很孤独。还有一点也很有意思——女主角在对观众吐槽的时候,剧中的其他人物往往会无视,但牧师(由安德鲁·斯科特,“莫娘”饰演)没有,他能看出她在走神,她能听到她的自言自语,可能是因为他牧师的身份,并且他们两个有许多相似之处。当牧师打破了禁欲的规矩,跟女主角云雨一番,让女主角如愿以偿时,女主角直接一手把镜头扭了下去,女主角爬梯子时,也是担心地看向镜头,小心翼翼地拽着裙子。编剧你又调皮了,这剧里你什么样子我们没见过啊?不过这其实能反映出女主角对那个牧师的爱,她不希望她和牧师的甜蜜分享给我们太多,因为那是她的。然而呢,上帝和女主角,牧师还是选择了前者,他们没能在一起。他们都留下了泪,因为他们都确实心里爱着对方。牧师承认了这一点,也回应了女主角的告白,他流泪了,而这回应也将女主角正在感受的复杂情绪提升到了新的强度,又欣喜又忧伤。牧师走后,前几集提到的一直跟随牧师的狐狸,也跟了上去,女主角为它指出了方向。豆瓣上有人认为,一直跟随着牧师的狐狸,代表上帝用来考验牧师的诱惑。而我们的女主角呢,伴随着 This Feeling,拿着偷来的那尊以她母亲为原型的雕像,最后看向镜头,摇摇头,挥挥手,渐行渐远,而镜头就停留在原地,剧终。她在向一直陪伴着她的 Imaginary Friends(或许,我们之中也有她曾经的好友波?)告别,因为她已经从牧师那里得到了救赎,能够放下过去,自己去走这条路。她也在向一直陪伴着她的观众告别,因为这部剧,不会有第三季了,至少是在她 50 岁之前。

  除了这两季的电视剧,《伦敦生活》还有一部舞台剧,由菲比·沃勒-布里奇一个人表演,而电视剧其实是根据舞台剧改编的。舞台剧里,女主角主要讲述的就是电视剧第一季的故事,但是体裁不同,带给人的感受肯定也不同,因此我打算之后再把舞台剧看一下。

image

  2 月 25 日凌晨,看完了舞台剧。

  舞台剧是菲比一个人演的,看她如何在没有环境辅助的情况下去模仿她笔下的那些人物,是很有趣的。电视剧中菲比偶尔看向镜头,向观众吐槽的行为其实来源于舞台剧,因为在舞台剧中,菲比主要是通过向观众叙述的方式来交代女主角的经历的。我还能对比舞台剧和电视剧在情节上、台词上以及她的表演上的异同。有些情节是电视剧独有的,而有些是舞台剧独有的。前男友有一次和女主角去吃饭,吃一半觉得胃不舒服,要吐,就跑去卫生间,结果卫生间满员了,在这种慌张的情绪下,他一脚踹开了一个隔间的门,对着里面正在拉屎的大弟兄就是一顿喷,正当那大弟兄一脸懵逼的时候,前男友也反应过来,明白自己闯祸了,又怕挨揍,于是脑袋又一抽,先下手为强照那大弟兄脸就是一拳。女主角和乔的这段情节,电视剧里也没有。这段情节也让舞台剧变得比电视剧更阴暗。乔其实是对女主角有好感的,他每天都会到咖啡店来看女主角。但舞台剧结尾,乔来看女主角的时候,女主角正在经历情绪上的巨大冲击。她念念不忘的好友波因为她的过错去世,只留下了豚鼠和这间即将倒闭的咖啡馆;她的家人不信任她,与她隔阂;她在感情上也失败,没有人陪伴她;她对性很痴迷,她觉得除了这具尚年轻、还可以用来发泄的肉体,她一无所有,等她青春年华不再,肉体变得衰老,她就失去了一切,也到了了结自己生命的时候。她知道乔对自己有好感,所以乔来看她的时候,她只想忽略年龄上的差距(乔是个老头),再一次用性感受他人的陪伴,感受自己的存在与价值,于是脱去上衣和内衣,半裸地站在乔的跟前。但这把乔吓到了,他选择离去。女主角就在这咖啡馆倒闭的前一天,将已故好友波留下的、前一天因为板牙儿哥的伤害(这哥们儿怕老鼠之类的东西,而这豚鼠又喜欢瞎跑,他踢了豚鼠)而奄奄一息的豚鼠放在自己裸露的胸前轻轻地抚摸,伴随着对波的想念与愧疚,感受着来自家庭、事业、爱情以及刚刚吓跑的乔和濒死的豚鼠的挫败感,慢慢地捏紧豚鼠,直到它发出骨头破碎的声音,并且不再吱吱叫。和舞台剧不同,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并没有对乔做出这样的举动。实际上,我对乔的印象只停留在电视剧第二季的几个镜头,因为电视剧其实并没有在这个角色上用什么笔墨。而电视剧里,板牙儿哥并没有伤害豚鼠(我记得是这样),豚鼠也活得好好的。舞台剧和电视剧相似的是,女主角最终都获得了二次面试(为了养活自己,她去找新工作,但一开始因为放荡不羁的举止被面试官拒绝了)的机会。舞台剧在二次面试的时候就结束了,而在电视剧的第二季,我们能看到,女主角把咖啡馆经营得不错,说明她已经从那份通过面试得到的工作中获得了足够的薪水。

  我没怎么看过舞台剧,最初不太适应演员大声说话的方式,不过看着看着,就适应了。谢幕后,菲比跑下台又跑回来两次,对着观众多次鞠躬,其实是因为舞台剧谢幕时会有主演鞠躬、主创鞠躬、集体鞠躬三个步骤,而这舞台剧是菲比自编自演的,所以她就跑下台又跑回来两次,这一点是我在豆瓣上看到的。舞台剧和电视剧的一部分配乐是由菲比现实中的姐姐伊泽贝尔完成的。

《死亡搁浅》,3 月 4 日

Death Stranding

“你妈不是你妈 你姐不是你姐 但是你妈是你姐 你是你爹的儿子 但你以为你爹的儿子是你儿子 当然你儿子其实也不是你儿子 但就当你儿子吧 你妈是桥 你也是桥 你爹的桥 你妈死了 但你妈没死 也不会死 但你妈真死了 你爹也死了 你也死了 你妈干的 但你妈也让你死不了了 马上大家都死了 但你抱了你妈 大家现在不死了”
——知乎用户 Zireael

  对,就是这么一个故事,让我被小岛秀夫忽悠 40 来个小时,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拔叔”和“弩哥”认亲现场,我他妈直接泪崩。上次打游戏最后打哭了,玩的还是《生化奇兵:无限》。

  这款游戏的评价时两极分化的,主要看你能不能受得住这种跑腿送快递的玩法。我是觉得还可以,即使在公认的没意思的前两章(其实游戏用的是“Episode”一词)中,我也没觉得特别无聊。我用的是最简单的那个难度,Boss 什么的,随便打打就过了,不过我也没少“死”,主要是爬山摔死的。载具的话,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时开着是真蛋疼。玩之前,我以为《死亡搁浅》吸引我的只是它的科幻设定、真实的游戏画面和过瘾的过场动画(俗称“播片”)。但后来,我发现它这套异步联机系统给人带来的惊喜与成就感也是它不可忽视的亮点——在你面对山岩一筹莫展,却发现旁边其他玩家架好的梯子时,在你打 Boss 弹尽粮绝,有其他玩家雪中送炭为你带来弹药补给时,在你架设的高速公路被别人使用时,你就懂得了“连接”的含义。一个人扛着一身沉重的货物,在时间雨的沐浴下,一步一步,用脚步丈量着有冰岛般风景的土地,吃力地踏上回结点城的路,耳边响起 Low Roar 舒缓的乐曲……这,也是《死亡搁浅》。还有那些颇有些故事的人物……布丽吉特和亚美莉,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作为灭绝体,她有自己要履行的职责,但最终还是被山姆打动,被连接起来的人们打动,选择给予人类文明以时间,于是,肉体虽已化为烟尘,灵魂却被独自囚禁在冥滩中;山姆,遣返者,患有肢体接触恐惧症(亚美莉是他少数不排斥有肢体接触的人之一),因为那次虚空湮灭的事故而选择离开布里吉斯,但为了解救童年的依靠亚美莉而一路西行,却发现一切只是她的一手策划;克利福德,他的儿子山姆成为了布丽吉特开罗尔网络研究的牺牲品,而他因深深的情感而搁浅,没有进入死者的世界,在与山姆三次交手后才发现,原来山姆就是那个他抱在怀里的牵挂;玛玛和洛克妮,名字来源于陨石坑,本为一体,共享同一份思想,即使通过手术分离,也保持着特殊的联系,因各自身体上的缺陷,玛玛替洛克妮孕育着孩子,却意外丧生,体内的开罗尔物质保存了她的肉体,使她能够继续存活于世,但是断了与洛克妮的联系,也因为爱被她死去孩子的 BT 束缚在原地,在到达山区结点城后因为身体虚弱死掉了,和洛克妮合二为一,变得完整;亡人,人造产物,由干细胞发育而来,从死人身上取材来替换掉自身衰弱的器官,自我描述为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因为不是天然诞生,没有灵魂,也没有自己的冥滩,但心地善良;心人,在意外中丧妻丧子,每 21 分钟诱发停搏,利用 3 分钟的濒死状态在各个冥滩中寻找家人,如果死亡能使他们重聚,他毫不犹豫;硬汉,曾是克利福德手下的士兵,多次被克利福德所救,在为布丽吉特总统服务期间,曾试图为克利福德和山姆创造逃离时间,但克利福德没有成功逃脱,布丽吉特握着硬汉的手,用手枪杀死了克利福德,也意外杀死了山姆,硬汉爱着布丽吉特,他把克利福德的死亡归罪于自己;芙拉吉尔,“I’m Fragile, but not that fragile”,内心坚强,希望实现父亲的梦想,却被恐怖分子希格斯利用,背上了骂名,为了避免城市的安全受到再一次的威胁,她宁愿被希格斯逼迫着赤身裸体走在时间雨中,也要尽力将核弹运送到能吞噬一切的焦油地中,因此除了当时受到保护的面部,身体其他的部位均已老化;希格斯,童年里曾被父亲虐待,因此弑父,后与布丽吉特合作,企图引发最后的搁浅,时不时用化名订披萨戏弄山姆。布丽吉特和亚美莉的关系其实在游戏早期就有伏笔,她们都说过“I’ll be waiting for you on the beach”,而策划的阴谋,也能看到蛛丝马迹,比如亚美莉在冥滩和希格斯谈话时(亚美莉被希格斯“绑架”之后),山姆突然出现,她很惊讶地问了句“Sam, what are you doing here?”。而在山姆与克利福德的关系上,小岛秀夫虽然一再忽悠玩家,却也留了伏笔——克利福德对他的 BB(山姆)哼的那首 BB’s Theme,山姆同样能够哼出来。游戏过程中,我对 BB(洛,自从山姆这么称呼 BB 后,游戏中相应的 BB 字样也都被替换了)的同情并没有山姆那么多,直到山姆踏着死前曾把 BB 交到他手中的伊戈尔架的梯子去火化 BB 时,身份揭晓,我突然明白了山姆对 BB 的爱——他自己就曾躺在那个橙色玻璃罐里,他对 BB 的爱,不过是他父亲对他的爱,他像他的父亲一样,希望 BB 能成为连接人们的桥,去到任何地方,比如月球。而在亚美莉切断婴儿时期的山姆与冥滩的联系,使他成为遣返者时,画面中也确实出现了地球、卢登斯和月球。游戏中还有一些涉及现实的有趣细节——心人会打破第四面墙,给玩家点赞;山姆也会打破第四面墙,对玩家挤眼睛或给玩家指看他的模型;山姆休息室的淋浴间玻璃上写着“Ride with Norman Reedus”,这是山姆的饰演者“弩哥”Norman Reedus 自己的摩托车节目;亡人会在邮件中推荐山姆看《水形物语》,而《水形物语》正是亡人的饰演者 Guillermo del Toro 执导的作品;许多角色的外观来自现实中的游戏媒体编辑和游戏制作人。《半衰期》系列、《传送门》系列以及《赛博朋克 2077》的联动任务做得也十分不错,原来杰克和 GLaDOS 都曾来过这里。

  关于《死亡搁浅》,我想到的暂时也就这么多了。那就让这个寒假结束在这里吧。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完。

 评论